情人节番外

无意情深(H) 作者:拉面要加香菜

情人节番外

      年后好不容易回暖的天气,很快就被新一波寒潮淹没。早上洛珉出门的时候,被沈时湛冷着脸按在玄关,严严实实裹了羽绒服围上厚围巾之后才放开。

    洛珉一张原本就不大的脸被围巾掩去大半,两只眼睛委屈又讨好地看着沈时湛,沈时湛斜他一眼,又无奈的叹口气,才低头拉下一点围巾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刚亲完洛珉就笑起来,像只得逞的小狐狸。又笨拙的抱了抱沈时湛,说:“外面冷死了,你只穿毛衣就别出来了,反正车就在门口。”

    沈时湛两手插在家居服裤兜里,都不回应他的拥抱,闻言垂眼哼一声。洛珉看他闹别扭的样子好笑的不行,隔着羽绒服又蹭蹭他:“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这下沈时湛更不开心了,“要走赶紧走,别在这杵着碍眼。”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其实主要是洛珉赔罪,沈时湛别扭,不过最后洛珉还是出了门。

    本来沈时湛早早地就把情人节安排的满满当当,心里得意,还要在洛珉面前憋着不能泄露计划,心急如焚就等着这天呢。昨晚还兴奋地抱着洛珉又亲又啃就是不睡觉,惹得洛珉红着脸问他:“你是不是想做啊……要不做吧……”

    当时他在洛珉烧的火红的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然后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不行,要留着等明天。”

    结果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凌晨四点多,实验室打来电话,说最后一个学生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忘了关窗户,养了三个多月的标本全被冻死了。保安睡着了,温度报警器响了两个多小时才发现。

    洛珉当时就从床上弹起来要去实验室,被沈时湛拦住说:“现在去了也没用,天亮了门开了再去看看吧。”实验室那边也说窗户已经关好了,温度也调起来了,建议洛珉天亮之后再过来,洛珉也就不再坚持。

    然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这会儿离计划中六点起床出发去度假村也仅剩一个多小时,看来是没戏了。

    沈时湛好像挺受打击的,一直到吃早饭都没再说话。洛珉也不说话,他是因为心虚不敢说,吃两口就小心翼翼地观察沈时湛的脸色。

    不过这批标本洛珉费了很多努力,怎么也不可能置之不顾,只好暂时委屈沈时湛,又对着沈时湛发了一大堆誓,说他一弄完就回来,尽量不耽误今天的行程。

    结果等洛珉终于有空看一眼表的时候,还差十分钟就下午三点了。他跟导师打了招呼就往停车场走,还没来得及掏车钥匙,就远远地看见停在他车旁边的好像是沈时湛平时出门开的那辆,走近一看,还就是他。

    他刚上车坐好,沈时湛就沉默着发动车子,全当他是空气。洛珉心里愧疚,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也沉默。等到了家,沈时湛下车习惯性地走过来要给他开车门,手都伸出来了,又收回去,一脸尴尬径自进门了。

    洛珉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着过去跳在他背上,沈时湛除了他跳上来那瞬间停了一下,然后就不管不顾地往前走,就像身上没有背着一个人一样。他七手八脚把自己固定好,才趴在沈时湛耳边说好话:“怎么这么乖,还来接我回家?”然后他想到什么,急着又问:“今天这么冷,你等了多久啊?”

    沈时湛走到沙发旁边把他从自己身上撸下去,犹豫了下还是回答说:“没等多久,再不出来就给你打电话了。”

    说完就一脸冷漠地走开,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离洛珉远远的,拿起本书认真地看起来。洛珉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沈时湛都不为所动,想到上次沈时湛看见他在沙发上爬就把他弄得一晚上不消停的事,洛珉有点失落。不过他很快又打起精神来,拨拉开沈时湛的书躺在他大腿上谄媚道:“中午是你让人送饭过来的吧?我吃了好多……”

    沈时湛把书拿回原位置挡住洛珉的脸硬邦邦地说:“嗯,我吩咐他们在里面下毒了。”

    洛珉笑得浑身抖,沈时湛不耐烦地拨拉他:“起开起开,一边儿笑去。”洛珉非但没挪地方,反而一把抱住他的腰把脸贴上去,闷声笑着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可爱啊?”

    沈时湛稍微激动起来,气哼哼地说:“我不可爱,至少没有你那几株破草可爱,要不我走,你把他们接回家来,和楼上那盆仙人掌一起过。”

    洛珉顿了顿,伸手上去摸沈时湛下巴,又摸他的嘴唇,“你怎么吵架都说自己走,不说让我带着仙人掌走啊?”

    沈时湛拿开书,低头看着洛珉认真地说:“我永远都不会说出让你走这种话的。还有,我们在冷战,不是吵架。”然后又把书拿回来继续看,留给洛珉满眼的封面:植物生理学。

    “你看我的书干什么?”洛珉突如其来被表了一下白心里有点甜,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

    沈时湛把书翻过来看一眼书皮,默了好一会儿,才叹口气一把扔开,翻身把洛珉压在身下。

    洛珉知道他气消得差不多了,连忙开始认真地做小伏低:“我真的知道错了,你罚我吧,怎么罚都行,就是别不理我,”说着,他伸手压低沈时湛的头跟他额头抵着额头:“好不好嘛……”

    沈时湛无力地叹口气,把头埋在他颈间,连带着整个人都结结实实压在他身上。洛珉不觉得沉,反而心里全都是踏实的感觉。因为沈时湛总是怕压着他,情欲最炙的时候也只放任一小会儿,然后就会挪下去,顶多逗他的时候虚虚压在他身上,所以这样的体验其实很少。

    洛珉却觉得,这种时候的沈时湛有一种需要他保护的感觉,而不是一味地他被沈时湛照顾。

    这样想着,洛珉抬手一下一下顺沈时湛后脑上的头发,沈时湛好像也真的被安抚到了,手伸到他背与沙发之间紧紧抱住了他。

    “你说我们是不是没有过情人节的命?”沈时湛挫败地问。

    洛珉忍不住笑了:“瞎说。”

    沈时湛没说话,只在他耳边蹭了蹭。去年情人节是沈时湛有急差要出,十三号晚上去的机场,洛珉送他。

    今年提前很久,沈时湛就以防万一,把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没想到又出了这么个意外。

    洛珉又笑了两声,转头亲了亲他头发,说:“咱们每天都在一块儿,说到底也就是普通的一天而已,不用这么在意。”

    沈时湛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又挫败地低声说:“我不是在意这个……”

    “嗯?”洛珉顺着他的话问:“那是什么?”

    沈时湛沉默了一会儿,说:“算了,不说了。”

    洛珉不依,伸手把他埋在自己颈间的头推起来问:“说嘛,你今天究竟安排了什么?”

    沈时湛胳膊肘又撑在沙发上,尽量减轻自己压在洛珉身上的重量,垂着眼不看洛珉,好像是有点儿不好意思。洛珉看他这幅样子心里更急了,催促着问:“快说呀,你要急死我。”

    沈时湛抬眼一瞬不瞬盯着他说:“我原本打算今天求婚的。”不等洛珉反应,他接着又说:“去年情人节就打算求婚了。”

    这下洛珉也愣了,脑子里彻底变成一片空白,磕磕绊绊地说:“那……对……对不起……”

    闻言沈时湛笑了:“又不怪你,说什么对不起。”

    洛珉眨巴眨巴眼睛,显然还没完全接受他刚才那两句信息量巨大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现在也可以求啊,你求吧。”

    沈时湛先是开心了一下,然后马上变得更挫败了:“戒指被我放到度假村了……”那枚沈时湛藏了一年多的戒指,此刻正凄凉的藏在酒店房间的一朵玫瑰花里,等着主人去发现他。

    洛珉眼睛亮晶晶的,推着沈时湛让他起来,然后扑在他身上兴奋地说:“没关系!戒指不重要,以后补上就行。”

    沈时湛还是犹豫:“这样会不会不太正式?”

    洛珉等不及了,脸上因为害羞和兴奋浮起一层红晕,索性自己就在沙发上单膝跪好问沈时湛:“我爱你,这辈子最爱你,只爱你,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说这些话之前,他很笃定沈时湛会说愿意。但真的这样做了,跪在那里看着沈时湛,心里又有些忐忑,可也只能焦急地等待。沈时湛眼眶有些红,过了好一会儿,才哑声说:“我愿意。”

    洛珉扑上去就给他啃了个满嘴口水,沈时湛心里震动极大,由着他闹,等他亲累了,才把人抱着跨坐在他腿上,说:“没有戒指,你这算什么求婚?”

    洛珉握着他的手凑到嘴边,低头虔诚地在他左手无名指上印上一吻,说:“这就是我给你的,永远都摘不掉的戒指。”

    沈时湛仔细看了一会儿洛珉落吻的那个地方,轻轻地嗯一声,也拿过洛珉的左手,同样在上面亲了一下,说:“你也有了。”

    两个人抱在一起傻傻地看自己的无名指,很快就自然而然地吻在一起,缠成一团。做爱的渴望来得快速而猛烈,上楼的时候,两个人身上都只有一件凌乱不堪的衬衫。

    洛珉实在忍不住了,在楼梯转角处哭着求沈时湛:“要我,就在这里要我……”

    他被沈时湛打横抱着,双手自由,都伸进去在沈时湛身上四处乱摸点火。沈时湛僵着脸继续往上走,却被洛珉一口舔在胸前,用舌尖描绘他胸肌中间那条浅浅的沟。察觉到沈时湛停住了脚步,洛珉才抬头,起身圈住他脖子意乱情迷地边吻边求:“进来好不好……跟我在一起。”

    沈时湛原本打算在沙发上做,扩张都做好了,怒张的性器刚进去半个头部,洛珉就在他怀里有些发冷的打了个哆嗦。沈时湛感觉到了,就立刻退出来抱着他上楼。可惜洛珉在被用手指扩张的时候就喘得不行了,哪里经得起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退,现在只会抱着他哀哀地求欢。

    他在沈时湛怀里转了个方向,双腿盘在他腰间,自己用屁股蹭又硬又热顶着他的性器,哀求的声音愈发勾人:“老公……给我,阿湛……啊……”

    沈时湛让他背靠着墙,顺着他下身缓缓进入,一路湿热的肠肉谄媚地迎合上来,密切的吮吸他茎身每一处。刚进到一半,沈时湛就头皮发紧,差点把持不住。他惩罚性地一巴掌拍在洛珉屁股上,沉声说:“别夹这么紧。”

    洛珉被激得浑身一抖,肠道更是受惊一般收缩了几下,恨得沈时湛掐着他臀肉一个挺腰,就送到了最深处。

    身后是冰冷的墙壁,身前是最火热的胸膛,如同冰山火海的交织,带来痛,也带来比痛强烈百倍的快感。洛珉在沈时湛发狠一般的狂抽猛送中根本顾不得矜持,只知道一声高一声低的呻吟,最后又惹来身前人更凶悍的侵略。

    虽说是洛珉自己求着非要在这里,可腾空被进入的不由自主的害怕和背部不停磨蹭到冰冷墙壁的不适还是难以忽略,明明快感早就累积到了那个点,他就是怎么都射不出来。洛珉被越来越多无法排解的快感逼得哭出来,手软趴趴地推沈时湛肩膀,叫他:“阿湛……阿湛……”

    沈时湛见他哭得可怜,下面进出不停力道也不减,却低头柔情密意地轻轻吻他,问他:“宝宝怎么了,嗯?”

    洛珉又被一个深顶弄得尖叫一声,彻底说不出话,索性只管紧紧抱着沈时湛脖子抽噎着哭,中间还夹杂几声无法忍耐的呻吟。沈时湛最受不住他这样可怜兮兮地哭,略冷静一下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一手托在他背上就往楼上走。

    正硬的厉害的性器依然留在洛珉体内,短短一段路走得他哭得更厉害,到了卧室床上才止住些眼泪,捂着眼睛叫沈时湛继续。

    这场意料之中,却也算突如其来的性事带走了两人所有的理智,他们在爱欲的海洋中沉浮,只知道对方才是自己唯一可以求生的浮木。

    半夜洛珉被沈时湛叫起来喝水,他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拿杯子,却被沈时湛细密地亲在手指上,含糊地说:“来加深一下烙印。”然后才端着水杯给他喂了半杯水,抱着他再次沉沉睡去了。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

情人节番外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o8.com